下了什么蛊吗?他也不知道。
    就那么无可救药的在她身上沦陷,不求回报,只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见两人火药味浓烈,莫菲儿立马出声劝阻:“爷爷,您消消气,不过就是个微不足道的蝼蚁而已,您何必为这种女人生气?”
    “菲儿,你就是脾气太好,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更何况颜宝汐那个女人,连麻雀都算不上,还敢骑到我们楚家男人的头上作威作福,我真是替你感到不值!”
    楚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继续怒斥道,“你这么好,我孙子却看不到,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吸引人的,听说还站过街,就差去坐台了,真是丢人!”
    楚皓宸脸色铁青,搁在桌子上的拳头握的咯吱作响,青筋暴跳。
    莫菲儿立马当说客:“爷爷您就少说一句吧,皓宸哥哥只是愧疚而已,想要弥补她受了三年牢狱之苦,他有分寸的,您再相信他一回吧!嗯?”
    “够了,说起这件事我就来气,当初如果不是她们颜家想攀龙附凤,这样的女人,休想踏进楚家的门半步!继承人还轮得到她来生?”
    “爷爷,别说了,皓宸哥哥自然有他的难处,反正,他的心思也从来没在我身上,我都已经习惯了……”
    莫菲儿娇柔做作地说着,脸上尽是委屈的神情,佯装解围劝和,心里却暗暗推波助澜,借此机会施压。
    有爷爷为她撑腰,颜宝汐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根本就构不成任何威胁!
    即使她重新回到正妻之位,她一样可以像三年前一样,架空她。
    现在有爷爷阻拦,他们想复合,根本就是难上加难。
    除非哪天老爷子不在了,皓宸哥哥能一人独大,掌握大权,他能彻底婚姻自由,否则颜宝汐想咸鱼翻身,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对于楚皓宸娶她这件事,莫菲儿已经绝望了。
    她早就彻底死心了,就算没有颜宝汐,他身边又多了一个女人,总之逢场作戏也好,各取所需也罢,他想要的女人,从来都不是她!
    曾经对她好,也只是报恩而已。
    在他眼里,她这个救命恩人,和救生衣没什么区别,根本就没有多在乎她!
    这三年,他宁愿憋着,也从来不碰她。
    如果一个男人,连一个女人的手指头都不愿意碰,还能说明什么?
    她在他眼里,根本毫无吸引力!
    她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争取过,可即使她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也是毫无感觉。
    这不是他的问题,在颜宝汐身上,他可不是这样的。
    三年前的床照风波,闹得沸沸扬扬,最后被他强行压了下来,那尺度之大,令她都心生嫉妒了!
    颜宝汐说的没错,她让位这么久,自己鸠占鹊巢,也没能弯道超车,确实挺失败的......
    如今有名无实的虚名,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最要紧的是,帮助莫家利益最大化,好过将来被一脚踢开,什么也没捞着强!
    即便,楚皓宸不爱她又怎么样?
    有了钱和名利,拥有荣华富贵,纵然得不到这个男人的心,她也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