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望着渐渐合上的房门,王一丁叹了口气,他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听妈妈的话。
    这钱,肯定是留不住了。
    左边是三丽,右边是妈妈,手心手背都是肉,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忽然间,王一丁脑中灵光一闪。
    借钱!
    问师傅借钱!
    至于钱怎么还,大不了苦一苦自己,未来几个月每天只吃咸菜馒头。
    攒上几个月,应该能还得起。
    ‘就这么定了!’
    一转眼,时间就到了三丽过生日的这一天。
    虽然三丽今年交了男朋友,但她仍旧如从往常一样,选择和家人一起过生日。
    不过,她也没忘了王一丁,和上次一样,她把一丁叫了过来,只是一丁下班时间没到,暂时还没过来。
    为了庆祝三丽生日,二强特地将饭店关了一天,一大早就跑去菜市场买了一堆食材。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正值国内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和十年前相比,不仅人们的收入获得了巨大提升,市面上的物资也要丰富得多。
    自83年起,官方发布文件逐渐取消票证,到了八十年代末,各种票证已然陆续退出了历史舞台。
    人们出门买东西,再也不用捏着一大堆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票证,便利性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鸡鸭鱼肉,海产海鲜以及各种山珍干货,只要给足了钱,市面上几乎都能买得到。
    二强出门时两手空空,等他回来了手上已经拎满了袋子。
    一看到二强进门,四美立马蹬蹬蹬的跑了过去,一边打量着他手里的袋子,一边好奇道。
    “二哥,你今天准备做什么好吃的啊?”
    二强笑着举起右手,扬了扬手中的袋子。
    “大黄鱼,干鲍,海参,你爱吃的东西,我都准备了。”
    四美爱吃,这是乔家所有人的共识,随着家庭条件越来越好,她喜欢吃的东西也是水涨船高。
    听到二哥买到了大黄鱼,四美立马眼前一亮。
    “野生的吗?”
    大黄鱼学名黄花鱼,曾经广泛的分布于黄海南部,东海,南海,TW海峡等水域。
    但因为灭绝式捕捞,到了八十年代后期野生的大黄鱼已然接近枯竭,市面上卖的也是越来越少。
    即便二强是开饭店的,也无法每天都能买到纯正的野生大黄鱼。
    “当然了。”
    二强又不是不知道四美的嘴巴有多刁,如果要是拿养殖的糊弄她,只怕一上桌就被她尝了出来。
    再者说,他也不会这么干。
    四美单手叉腰,比划了一个‘’的手势,她已经有好久没吃到二哥做的鱼汤了。
    “耶!”
    其实,她心里最喜欢的是大哥做的饭菜,但自打二哥接过家中掌勺的大任。
    大哥就再也没有进过厨房,用大哥的话来讲,弟弟妹妹都长大了,他也到了该享受的年纪了。
    等二哥考上了大学,四美本以为大哥会再次掌勺,但姐姐又站了出来。
    虽然二哥做的饭也好吃,姐姐做的也不难吃,但他俩的厨艺哪能比得过大哥?
    二强翻了个白眼:“别在那耶耶耶了,没看到我手上这么多东西,还不过来帮忙拿一下?”
    “来了,来了。”
    四美嘻嘻一笑,吐了吐舌头,而后连忙上去帮二强卸下了手中的袋子。
    “乔四美,你啊,你……”
    三丽的声音由远及近传入了四美的耳中,听到姐姐的话,四美立马转身,有模有样的学着三丽的语气。
    “你啊,你,你怎么那么贪吃,以后嫁出去了,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养得起你哦?”
    “姐,你是不是想说这个?”
    这些话,四美听得太多了,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三丽瞪了她一眼:“就你机灵!”
    “嘿嘿。”
    四美洋洋自得道:“姐,你担心的问题根本就不知道问题好不?有大哥在,别人养不起我,我大不了不嫁了呗,搁家里蹲一辈子。”
    言罢,四美还冲着堂屋里喊了一句。
    “大哥,你说是不是?”
    “是,是你个大头鬼!”
    说着说着,李杰走出了堂屋,漫不经心地瞟了她一眼。
    “等你上了大学,你跟三丽一样,都给去我勤工俭学,也知道知道挣钱有多辛苦。”
    原著中四美是一个妥妥的恋爱脑,属于那种三观跟着五官跑的无脑少女。
    戚成刚(原剧中四美的老公)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轨,都渣成那样了,这丫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原谅。
    直到婚后第二次出轨,四美方才幡然悔悟选择了离婚,简直是被鬼迷了心窍。
    为了治好四美的恋爱脑,李杰可没少费心思,勤勤恳恳教育了十多年,才把她给扳了回来。
    不过,治好了恋爱脑,四美跳脱的性子又迷上了另外两样事物,一是追星,二是美食。
    这些年来,虽然没有仔细算过,但四美单单追星起码花了有两三万了。
    另外,关于吃,她也没少花钱,每个月家里的菜钱没有一千,也有七八百。
    如果不是李杰会赚钱,普通家庭还真撑不住四美的开支。
    另一边,眼见大哥也不支持自己了,四美的小脸立马垮了下来,开始左顾右盼,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打工?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做一个米虫,多舒服,多自在。
    李杰扫了她一眼,四美的心思哪能瞒得过他。
    不想打工?
    那是不可能的。
    再过两年,等到四美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他就准备把四美送进电子厂上班去,好好体会一下挣钱的辛苦。
    得!
    得!
    得!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三丽,我来了。”
    听到王一丁的声音,四美顿时嘿嘿一笑,强行转移话题道。
    “姐,出前一丁来了,你还不去开门?”
    三丽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少给别人乱起外号,他叫王一丁,不叫什么出前一丁。”
    言罢,三丽莲步轻移,走到门口打开了院门。
    “一丁……”
    看到王一丁的一刹那,三丽愣住了,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僵住了。
    短短一周没见,一丁整个人怎么瘦了那么多,连带着气色也变差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