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你知道这次是要检测什么吗?我看教授们好像都很严肃的样子。”霍格沃茨大厅中,哈利小声的对着艾薇问道。
    旁边的罗恩等人也紧张的很,他们是眼看着麦格教授等人的表情越来越不好的,那样子让他们感觉好像是霍格沃茨出现了严重的集体作弊事件一样。
    “不知道,不过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艾薇安稳说道,“最难以解决的事情是无法被发现的事情,能被检测到,肯定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尽管艾薇这么说,但哈利还是有点担心,在他准备继续问的时候,上一批的检测人员已经完成了检测。
    麦格教授拿着名单,将下一批的人的名字念了出来,“罗恩、哈利...”
    被叫道名字的巫师一个个进入的检测房间,然后被一根小针采集了血样后,由各自的级长带着返回了休息室当中。
    几个小时后,最后一名巫师的检测完成。
    “情况怎么样?”麦格教授对此事非常关心,第一时间找到梅林,开口问道。
    “很差,四大学院中感染者的比例最低也有百分之六十,最高的是斯莱特林,足足有百分之八十七。”梅林看着初步的试剂检测报告说道。
    “而且教授当中的情况也很不好,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目前只发现了一个,卢平教授,他体内的狼人病毒对这种模因病毒似乎存在完全竞争效果。”
    麦格教授深吸一口气,难以想象,在不知不觉当中,整个霍格沃茨已经被这种未知的病毒给攻陷了。
    在这个时候,安突然出现在了麦格教授的眼前,嘴里叼着一份报告,放到了桌子上。
    大致的浏览了一下报告,梅林更加的头疼了,“魔法部那边的情况更差,抽样检测的结果是百分百,没有一个例外,全部中招。”
    “现在该怎么办?”麦格教授问道。
    “比例这么高,隔离意义已经不大了,但还是建议,将感染者和未感染者暂时分开,我这边会立刻和瘟痘部联系,看下能不能拿出一个应急方案出来。”梅林放下报告说道。
    麦格听完二话不说,直接走了出去,准备带着其他教授一起,将学生们隔离起来,好在教授里面还有一个完全没有受到感染的,否则非感染者那边连个老师都没有了。
    这边梅林又等了半个小时,剩下的两份报告传了过来。
    一份是针对这个世界的普通人,也就是魔法侧口中的那些麻瓜,抽样检测的结果是零,在抽出的一万五千人的血样中,没有一个人被感染。
    若是说这些人中没有一个知道吸血鬼之类的信息的话,梅林是不信的,所以只有可能是,这边的模因病毒有了针对者,那就是所有体内拥有魔力的人。
    另一份报告是人联内部的抽查和所有到这边的学生的检测报告,检测的结果也是零,不过跟其他三份报告不同的是,这份报告中还有一个指标,那就是病毒在这些人血液中的平均存活时间。
    这个时间远远低于正常的平均水平,哪怕用最大剂量的病毒进行感染,受感染者也能在短时间内自愈。
    很显然,人联的计划有了显著的成效,这些受到三足金乌影响的人联公民都对目前发现的这几种模因病毒有了免疫能力。
    所以,当下解决霍格沃茨内病毒的最简单和有效的办法是,把这些人全部送去地球。
    可这是不可能的,先不说地球那边允不允许这么多人一股脑的进入,就算他们允许,梅林也不可能把所有感染者都带过去,通道根本就不够大,他自己过来的都只是一道虚影而已。
    “三足金乌、曙光女神...”梅林念叨着,似乎想到了什么。
    另一边,瘟痘部在获得了足够多的血样后,开始对这种变种的模因病毒进行解析。
    上一次在天帝面前丢了次大脸后,吕岳就带人把模因病毒纳入了瘟痘部的管理病毒网中,这一次直接体现出了效果。
    在瘟痘部的权能影响下,感染者血液中的模因病毒活性直接下降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剩下的病毒活性想攻破个普通人的免疫防线都困难,更别说现在瘟痘部还可以用药。
    在确定能够随时遏制病毒传播以后,瘟痘部将工作重点进行了一下偏移,比如通过模因病毒反向定位德古拉的位置,另外看看,能不能用反模因病毒或者其他的专用寄生病毒进行远程反攻。
    “部长,梅林法师找您。”瘟痘部成员快步走到吕岳身边说道。
    吕岳现在精神振奋,双眼中透出慑人的光芒,反向工作每推进一点,吕岳的心情都好上一分。
    “梅林法师,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帮助?”吕岳接过通讯器,开门见山的问道,他这次的人情可欠大发了。
    “什么?用曙光女神的力量代替三足金乌的神力进行消毒工作?你稍等一下。”
    吕岳看向其他人,示意他们发言,梅林这个想法在逻辑上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嗯,部长,问题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曙光女神的锚点在我们这边的恒星中,那一边没有类似概念的话,效果可能不好,而且持续时间可能也不会长到哪里去。”
    吕岳点点头,原封不动的把技术人员的意见告诉了梅林。
    “其实,梅林法师,您不用急的,这边针对这种病毒的特效药已经快弄出来了,三个月,再给我们三个月,应该就能弄出通用型药物。”吕岳接着补充说道。
    别以为三个月很长,在药物研发方面,三个月,那简直是短到了极限,再短估计连临床测试都没有做,那种药物在非紧急的情况下,就不是救人,而是杀人了。
    梅林在心里估计了一下,吕岳口中的三个月指的是正常时间流速,要是能用上时间屋的话,时间还能缩短,但是梅林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再怎么短也不会少于两个月。
    “好的,我知道了,那麻烦你们加快动作了。”梅林说了一声后挂断了电话,在药物出来之前,也许应该试试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