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克撞破窗户落了进去,落地后翻滚起身,嘴上也不忘跟这人拿家伙的打手们打招呼。
    这货从设定之初就是个话痨,这个属于天赋技能被动属性,洗不掉,也改不了了的。
    帕克热情打招呼,打手们可不会跟他这么客套,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便都条件反射似的直接抓起手枪准备射击。
    蜘蛛侠也是人,被子弹打中了的话,肯定也会流血,流多了血自然也会死的。
    但是,蜘蛛侠是那么好被打中的吗,蜘蛛感应提前感知危险,配合着他那无路伦比的灵巧,这些普通打手就算有枪,想打中他也是痴心妄想。
    呯!枪声响起,打手的手枪开枪了,不过子弹却偏出了两里地,帕克早就不在他瞄准的位置上了,并且在对方开枪的时候,嗖的射出一坨蛛丝。
    蛛丝出去,会黏在打手的手上,将他的手和手枪黏成一团,直接废了他的手枪威胁。
    这是想象中的情景,然而现实世界的情况是,那团蛛丝刚飞出去的时候,对面那个打手的半条胳膊,却突然在空中炸成一捧血花。
    砰!
    枪声几乎跟血花同时炸响,帕克面具下的眉头也不自觉的一挑。
    “不是说好了,不杀人吗?”
    “我没有杀人啊!”商文不咸不淡的话语在耳机中响起。
    与此同时,帕克身后的一个刚举起枪来的打手,手臂顿时也炸成一朵血花,枪声再次跟随而来。
    夜色中,商文也不再言语,面色冷峻的扣动着扳机,而他身前的大狙里,中指大小的弹壳不断的崩出,枪口火光闪耀,厂房里那些打手,即使躲在砖墙后面,也躲不过他的点名。
    “啊!”
    尖叫声在废弃厂房里响起,那些负责分装的工人虽然有尖叫但是却没有四处乱跑,而是原地趴了下去。
    帕克随意扫了一眼,就发现这些人,竟然全都是盲人。
    所以说,这是一个利用盲人工人分装面粉的地下工厂?该感激你们为残疾人再就业做出了贡献吗?
    不!就帕克所见,这里的混蛋们不仅不是为残疾人就业创造了机会,而是,他们创造了这些残疾人!
    因为有好几个盲人的双眼眼睑上,还残留着干涸的血迹,很显然,他们成为盲人才没多久,伤口还未愈合。
    “这些人……”帕克看了一眼正在被商文点名的打手们,愤恨道,“这些人,都该接受法律的严厉制裁!”
    商文一边继续点名,一边在频道否定道,“法律制裁不了他们太多,因为很有可能给他们提供保护的,就是那些本来应该用法律来制裁他们的人。”
    说了一句,商文就没再继续了,帕克本来就不是那种硬心肠的人,说再多他也不会变成惩罚者,所以多说无益,干就玩了。
    砰!砰!砰!
    大狙的点射还在继续,不过效率却已经慢了下来,之前枪声一响,就会有一名打手受伤倒下,但到了后来,已经不会再有新的打手倒下,只有倒下的打手,从断一臂,变成断两臂,再到断一腿……
    “差不多了吧。”站在一群伤员中央,有些无所适从的帕克,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他不是没有见过伤员,也不是没有见过更惨烈的场面,但是一想到眼前的惨状,是自己的好友制造出来的,心里就不由的有些发毛。
    虽然说好了不杀人,可是,这特么好像比杀人更要命啊。
    而在这时,枪机也终于停了下来,但是帕克紧张的心却并没有放松,因为他发现商文之所以停止射击,不是因为自己的劝阻,而是对方好像发现了其他的目标。
    “他们的头头往后门那边逃了,赶紧追,不能让他跑了。”
    商文在频道里说完,自己也把手上的大狙丢掉,提起脚边的微冲就翻墙跳下了楼。
    那足足有三层高的楼房,他跳下来之后,却像跳了一个台阶一样轻松,没有任何停顿的便朝对方头头逃跑的方向追去。
    帕克并没有看到这些,因为他已经先一步追出去了。
    院子里,有一个亚裔老太婆正拄着自己的拐杖,蹩脚的向前走着,她身旁跟着几个手下,但是此刻却都已经成为惊弓之鸟。
    “为什么蜘蛛侠会找到这里,还有外面那个拿狙击枪的,太可怕了,再晚走一会,恐怕我们就走不了,是谁,是谁出卖了我们!”
    “对!一定是有人把我们出卖了,不然蜘蛛侠不会来这片地方,也不会带一个狙击手来!”
    “快说,是不是你们!”
    “闭嘴吧!”拄拐杖的小老太太怒喝一声,制止了手下的争吵,“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撤离,有没有叛徒,等出去了再查!”
    有了小老太太的呵斥,那些手下也不敢再继续争吵了,都乖乖的默默跟在后面走,不过彼此之间却也都产生了戒心。
    小老太太却不管这些,她现在不想知道是谁出卖了自己,只要出去了,大不了把这些人都杀了,冤枉就冤枉了,反正她的手下还有的是。
    厂房里面,有一条密道,是她提前准备的退路,只要去了那里,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问题是,在通往那条密道的必经之路上,却站着一个穿着黄色紧身连体衣,手上提着一把微冲,风格看上去有些违和的的男人。
    “你,是,什么,人?”看到商文那张亚裔的脸,小老太太下意识的用蹩脚的中文问道。
    商文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是,高夫人?”
    看到这个小老太太的模样,商文瞬间便确定了她的身份,这不就是漫威衍生剧为了照顾夏之国市场而加入的夏国角色,手和会的五根手指之一的高夫人吗?
    在电影里面,这个小老太太就喜欢说她那蹩脚的汉语,就好像说了之后,就会让夏之国观众产生认同,而忽略她是一个十恶不做的毒贩杀人犯似的。
    这,算是抹黑吗?
    手和会五根手指,一个老默,两个亚洲人,合着都21世纪了,亚洲人依然只能是反派,是吗?